嘉分概况

我校党支部组织党员学习黄大年先进事迹
更新时间: 2017-07-13 浏览次数:329

黄大年先进事迹材料

 

黄大年教授走了!带着他对祖国的无限眷恋,带着他对事业的无限留恋,带着他对学生的无限惦念…… 
2017年1月8日,黄大年教授因病不幸逝世。1月13日上午9时,长春市殡仪馆西辰厅内庄严肃穆。来自社会各界的近800人在这里送别黄大年教授。偌大的告别厅装不下太多的悼念,省领导来了,国家有关部委领导来了,国内外专家学者来了,同事们来了,学生们来了……人们默默垂泪,几十名学生跪倒一片,痛哭失声…… 

黄大年 
黄大年(1958年8月28日——2017年1月8日), 男,广西南宁市人,汉族。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第二批)教育部国家重点学科口引进。 
曾任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全职教授,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 
2017年1月8日13时38分,国家“千人计划”专家联谊会第三届执委会委员、副会长黄大年教授,因病医治无效在长春逝世,享年58岁。 
2017年4月28日,教育部追授吉林大学黄大年教授“全国优秀教师”荣誉称号。

人物生平 
1981年12月,毕业于长春地质学院。 
后赴英国留学。 
2010年归国,任教于吉林大学。

黄大年事迹介绍 
25年前,他带着科技强国的心愿,出国留学、工作,成为国际著名的航空地球物理学家。当得知祖国的召唤,他放弃国外的优厚条件,义无反顾回国填补我国在深部探测关键领域的技术空白,他惜时如金,夜以继日,用无私奉献,勇于担当的实际行动,把对祖国最深沉的爱融入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就是国际知名战略科学家、吉林大学新兴交叉学科学部首任部长黄大年。 
这本纪念册上“振兴中华,乃我辈之责”的留言,是黄大年大学本科毕业时写下的。心怀报国之志的黄大年于1992年被公派到英国攻读博士,成为地球物理领域研究高科技敏感技术的少数华人之一。2009年,当得知国家启动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的“千人计划”时,黄大年第一时间向母校表示要回国。 
带着先进技术,黄大年重点攻关国家急需的“地球深部探测仪器”,这种设备就像一只“透视眼”,它能探清深层地下的矿产、海底的隐伏目标,对国土安全具有重大价值。而这样的高端装备,国外长期对华垄断、封锁。 
这张贴在办公室里的日程表,见证了黄大年的日夜奋战。他出差始终赶当天最晚的午夜航班,这样就不耽误白天工作;同事经常两三点钟接到他的信息,得知新的任务。 
为了实现祖国在科学技术上的多处弯道超车,回国7年间,黄大年带领由院士、大学校长、研究所所长等400多名高级别研究人员组成的团队协同攻关,创造了多项“中国第一”,为我国“巡天探地潜海”填补了多项技术空白,以他的团队研制出的我国第一台万米科学钻——“地壳一号”为标志,配备自主研制综合地球物理数据分析一体化的软件系统,我国的深部探测能力已经达到国际一流水平,局部处于国际领先地位。国际学界惊叹中国正式进入“深地时代”。 
2016年12月8日,积劳成疾的黄大年因胆管癌住进医院,打着吊瓶还在给学生答疑解难。2017年1月8日,年仅58岁的黄大年因病逝世。 
在回国整6年的那一天,黄大年写下的“朋友圈”读起来仍让人感慨:“从海漂到海归一晃18年,得益于国家强大后盾,在各国才子强强碰撞的群雄逐鹿中从未言败,也几乎从未败过!拼搏中聊以自慰的追求其实也简单:青春无悔、中年无怨、到老无憾。

黄大年先进事迹材料 
“我是国家培养出来的,从来没觉得我和祖国分开过,我的归宿在中国” ——黄大年 
他是一个至诚无私的爱国者,时刻惦记着养育他成长的这片土地,他的脉搏时刻和祖国一起跳动,祖国是他最大的眷恋!
2009年12月24日,黄大年教授走下飞机,迈出了回归祖国的第一步。虽然以前他也多次回国,但这一次,意义不同。他辞去了在英国公司的重要职务,挥别了共事多年的科研伙伴,说服妻子卖掉了经营多年的两个诊所,留下了还在读书的女儿……回到母校——出任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全职教授,开始为我国的航空地球物理事业耕耘、播种。 
“为什么回国?”经常有人问他这个问题。 
是啊,他为什么回国?在英国奋斗了18年,他已拥有了优越的科研条件和高效率的研究团队。他在英国剑桥ARKeX航空地球物理公司任高级研究员12年,担任过研发部主任、博士生导师、培训官。他带领由牛津和剑桥优秀毕业生组成的团队长期从事海洋和航空快速移动平台高精度地球重力和磁力场探测技术工作,致力将该项高效率探测技术应用于海陆大面积油气和矿产资源勘探民用领域。由他主持研发的许多成果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多数产品已应用于中西方多家石油公司,他也成了航空地球物理研究领域享誉世界的科学家,成为该领域研究的被追赶者。 
他的家庭也早已超出了衣食无忧的水平线。位于剑桥大学旁边的花园别墅,宽阔的草坪,豪华的汽车,学医的妻子还开了两家诊所,他已成为少数跻身英国精英阶层的华人之一。这是多少人羡慕的生活,也是多少人奋斗的目标。舍弃这些回国,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爱你,中国;我爱你,中国……”这句歌词或许是最好的答案!
无论身在何处,《我爱你,中国》都是他最喜爱的歌,歌里有他对祖国的深深眷恋:“回国的根源就是情结问题,我惦记着养育我成长的这片土地。”这是一个朴实而简洁的答案。 
追溯他的成长历程,会发现对祖国的爱一直都是他最深的情结。 
“振兴中华,乃我辈之责!”1982年1月,他在大学同学毕业纪念册上的留言就已表明了爱国报国的心志。
黄大年1958年8月出生在广西省南宁市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就充满了对知识的渴望。读小学时随父母下放到桂东南六万大山里的一个小山村,高中毕业后,17岁的黄大年考到地质队工作,作为物探操作员,他首次接触到了航空地球物理,并深深地爱上了这个职业。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黄大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长春地质学院(现吉林大学朝阳校区),从此与地球物理结下了一生的缘分。他先后完成了本科与硕士研究生的学业,并留校任教,破格晋升为副教授。1992年,黄大年得到了全国仅有的30个公派出国名额中的一个,在“中英友好奖学金项目”全额资助下,被选送至英国攻读博士学位。1996年,他以排名第一的成绩获得英国利兹大学地球物理学博士学位。黄大年回国报到后不久,又被派往英国继续从事针对水下隐伏目标和深水油气的高精度探测技术研究工作,成为当时从事该行业高科技敏感技术研究的少数华人之一。 
一些老教师还记得当年送别黄大年时,他曾经深情地说:“我一定会回来的。”黄大年没有对师长食言,他更没有辜负父母的教诲。 
2004年3月20日晚,他正在大西洋深水处与美国某公司开展技术攻关研究,却接到辗转而来的父亲离世前最后一通电话:“儿子,估计我们见不到最后一面了,我能理解你的处境。你要记住,你可以不孝,但不可不忠,你是有祖国的人!”两年后,母亲离世前给他留下的依然是这句话。父母的教诲给出了黄大年一生中几乎所有抉择的答案——祖国高于一切!
海漂的18年,黄大年的心和祖国一直连在一起,他关注关心祖国科技事业的发展,惦念着母校,无论是参加学术会议还是讲学,他招之即来。“对我而言,我从未和祖国分开过,只要祖国需要,我必全力以赴!” 
2009年4月,当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院长刘财把国家“千人计划”(即“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有关材料试探性地发送给黄大年时,让他没想到的是,黄大年第一时间就把电话打了回来,并明确表示要认真考虑回国。 
听到祖国的召唤,黄大年心潮澎湃。那朝思暮想的祖国啊,那片魂牵梦绕的土地啊,那些血脉相连的亲人啊,一瞬间占据了他的脑海。回家!一定要回家!
但当这一刻真的来临时,对谁都会是一种煎熬。团队里伙伴不舍地抱着他恳切地挽留,而最触动他的一幕是,妻子在卖掉自己苦心经营的两个诊所那天失声痛哭,“她是学医的,那是她一辈子的梦想”。面对黄大年的祖国梦,妻子放下了个人的梦想。 
黄大年后来回忆说,离开英国更像是一场落荒而逃,“诊所里的药堆满了车库,车都扔在了停车场,什么都不管了”“必须立刻走,我怕再多待一天都有可能改变主意”。 
“回想当初的选择,我没有后悔过。”这是黄大年常说的话,“为国担当,是父母从小的教诲。我是国家培养出来的,我的归宿在中国。”2009年12月30日,回国后的第6天,黄大年就与吉林大学正式签下全职教授合同,成为第一批回到东北发展的国家“千人计划”专家。 
从英国回来,他失去了太多太多,但回到祖国母亲身边,他就像希腊神话中的安泰站在大地上一般,拥有无穷的力量和豪情。“从海漂到海归一晃18年,得益于国家的强大,在各国才子强强碰撞的群雄逐鹿中,几乎从未败过!有理由相信,回归到具备雄厚实力的母校,一定能实现壮校情、强国梦。”这是黄大年在微信朋友圈有感而发的一段话。 
 “作为中国人,无论你在国外取得多大成绩,而你所研究的领域在自己的祖国却有很大的差距甚至刚刚起步,那你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成功” ——黄大年 
他是一个目光高远的科学家,在科研上他始终是一个被追赶者,他的梦想是把地球变成透明的。 
作为享誉海内外的卓越科学家,黄大年关注的不仅仅是当下的科研,而是祖国未来30年、50年在航空地球物理领域要达到的目标——巡天探地潜海,向深地深海深空进军。 
地球深部隐藏着多少秘密,是人类一直以来不断探索研究的重大课题,这不仅是科研人员的梦想,也是一个国家的战略需求,而地球深部探测计划就是找到开启“地球之门”的钥匙。国家实施这一计划,给黄大年提供了无限宽广的舞台。 
作为计划的重要部分,探测技术装备从军事工程、国防安全到能源资源探测开发,都是必需的利器。曾在国外生活多年的黄大年深知这一装备对国家发展的重要性,也深知国外是如何严控这一装备对华出口的。
“这是国家发展无法回避与绕开的话题,必须突破发达国家的装备与技术封锁。”一回国,黄大年就被国家选为“深部探测关键仪器装备研制与实验项目”的负责人,该项目是国家“深部探测技术与实验研究专项”下设的第9项目。黄大年一方面协助国土资源部完善战略部署,另一方面又在具体实施过程中担任项目直接负责人,从一名尖端科技研发科学家变身为一个大国的战略科学家。 
5年间,国家财政投入该项目约4.4亿元人民币,被认为是当时国家“千人计划”专家科研项目中获得国家财政支持力度最大的一个。 
这个项目以吉林大学为中心,汇集了400多名来自高校和中科院的优秀科技人员。经过5年的时间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成果:地面电磁探测系统工程样机研制取得了显著成果,为产业化和参与国际竞争奠定了基础;固定翼无人机航磁探测系统工程样机研制成功,填补了国内无人机大面积探测的技术空白;无缆自定位地震勘探系统工程样机研制突破关键技术,为开展大面积地震勘探提供了技术支持和坚实基础;成功研制出万米大陆科学钻探工程样机“地壳一号”,为实施我国超深井大陆科学钻探工程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装备支持;自主研制出了综合地球物理数据处理与集成软件系统,为深探计划实施提供强有力技术支持;建成首个国家“深部探测关键仪器装备野外实验与示范基地”,为规范管理仪器装备研发和引进程序提供了验证基地……这些成果,为实施国家地球探测计划奠定了技术经验和人才储备,全面提高了我国在地球深部探测重型装备方面的自主研发能力,加速了我国地球深部探测进程。 
2011年度中国科技十大进展的盘点中,评选专家认为“深部探测专项开启了地学新时代”;2014年,该专项被25位院士推选为“中国地质学会2013年度十大地质科技进展”;2013年,黄大年教授的团队入选第一批“国土资源科技创新团队培育计划”;2014年,团队获得第五届中国侨届创新团队奖。2016年6月28日,“深部探测关键仪器装备研制与实验项目”通过评审验收,专家组最终结论是:项目成果处于国际领先水平。 
这是国内大型项目评审中的最高评价。2011年,作为国家“863计划”资源环境技术领域主题专家,他负责策划、协调和组织中科院、高校等高科技资源形成高科技联合攻关团队,承接科技部“863计划”航空探测装备主题项目,开展军民两用技术研究。 
“他与探测仪器专家合作研发深地探测仪器装备,与机械领域专家合作研发重载荷物探专用无人机,与计算机专家合作研发地球物理大数据处理与解释,涉猎地学、信息、军民融合等多个领域。”黄大年的大学同学、吉林大学仪电学院教授林君对他的研究了解得更深一些。 
在黄大年及其团队的努力下,超高精密机械和电子技术、纳米和微电机技术、高温和低温超导原理技术、冷原子干涉原理技术、光纤技术和惯性技术等多项关键技术进步显著,快速移动平台探测技术装备研发也首次攻克瓶颈,突破国外封锁。 
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院长刘财告诉记者,在黄大年回国前,我国对于航空重力测量的研究,尤其是重力梯度仪的研制,仅停留在理论和实验室样机研究阶段,在他的带领下,团队已经进入了工程样机研究阶段。在数据获取的能力和精度上,我国与国际的研发速度相比至少缩短了10年,而在算法上,则达到了与国际持平的水平。 
“航空移动平台探测技术装备项目作为精确探测的高端技术装备,我们用5年时间完成了西方发达国家20多年走过的艰难路程,取得的进展和成果填补了我国空白,将意味着中国又成功抢占了一个国际前沿科技制高点,对推动国防安全建设和深地资源勘探具有支撑作用和重要意义。”这是战略科学家黄大年对这一项目进展的定位与评价。 
在英国学习和工作期间,黄大年致力于开展高精度重磁场探测装备及数据处理解释方法技术研究工作。回国后,他首推我国的实物车载、舰载、机载和星载“快速移动平台探测技术”研发工作,这是世界科技强国竭力追求的核心技术,也是国家科技实力的重要标志。 
2010年10月,吉林大学成立了“吉林大学移动平台探测技术研发中心”,黄大年为带头人。团队集中研究了能够在空中、水面和深水环境下,高效率获取空间分布的重力场、磁场、电磁场、放射性能谱和光电等数据的地球物理探测方法和技术,构建服务于陆地、海域、复杂地理环境和地质条件下的精确移动测量技术体系。 
在带领团队冲上一个又一个国际前沿科技制高点的过程中,黄大年一直在推动科研团队与国际的融合。他利用自己在国外多年积攒下的人脉和声望,多次带团出国考察,并促成合作事宜。 
一次,黄大年带队考察,国外的研究机构为了专门接待中国考察团停止工作半个月,不惜成本将处于零下200摄氏度的产品进行解冻,并拆开让中国考察团仔细观察。此情此景,让随团考察的中国科学院院士罗俊大为感慨:“我从事这项工作这么多年,这是第一次受到西方发达国家如此隆重的接待。” 
爱迪生曾说过,有所成就是人生唯一的、真正的乐趣。在这个层面上,黄大年始终都在用自我成就与国家需求的紧密结合,塑造着一种超越个人快乐的伟大志趣。

记者采访手记:黄大年,我们不会停止怀念

原标题:黄大年,我们不会停止怀念(采访手记)

  20176月,迎着似火的骄阳,怀着急迫的心情,我们踏上了追寻著名地球物理学家、国家千人计划专家黄大年的采访之旅。这是一次充满感动、直击心灵的采访之旅,也是一次十分宝贵、值得珍藏的人生经历。

  斯人已逝,魅力永存。我们要追寻的,是一颗纯粹的赤子之心。

  为什么黄大年能够对18年的英伦生活那样洒脱地放弃,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为什么他能够在回国7年中,像陀螺一样旋转,像熔岩一样喷涌?为什么他能够对每一名学生都精心雕琢,反复教导学生一定要出去,出去了一定要回来

  答案在一次次采访中逐渐变得清晰,泪水也在一次次感动中模糊了双眼。

  爱有许多种,大爱最令人动容。

  大年是我见过的最纯粹、最赤胆忠心的科学家!在采访施一公时,这位科学家数度哽咽。

  一个个故事、一段段过往,我们的心灵不断受到撞击。我们强烈感受到,黄大年心中的一切爱、一切骄傲和自豪,都超越了个人、超越了家庭。只要祖国强大,他就感到无比高兴;只要祖国需要,他就愿意奉献一切。

  黄大年毫不犹豫地放弃国外优越的生活,告别国际顶尖的科研团队回国,并不是一时的情感冲动,而有着鲜明的时代烙印。

  大学期间,母校以艰苦奋斗为荣、以献身地质事业为荣、以为祖国找矿为荣的教诲,在他心里打下了深深烙印。海漂18年,虽然有些时候他不得不逆风而行,但他心中的风,一直都吹向祖国的方向。他说我是有祖国的人,即使没有千人计划,他也会通过其他方式回来,用另外的形式报国。他的大我情怀、赤子之心、报国之志,激励着全体中华儿女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黄大年如此惜时不惜命,普通人或许难以理解。施一公给出了最好的解答:大年是一个具有极其强烈的报国理想和报国冲动的人,他恨不得国家在一些重要的战略学科上,昼夜之间就赶上西方发达国家。

  每当大家劝黄大年放下工作休息一段时间,他都婉言拒绝,国家当前迫切需要攻克的项目,一刻也不能等!他总有极其强烈的不安全感,生怕自己稍微慢一步就落下了。

  在采访中,我们被地球深部探测关键仪器装备项目的科学价值所震撼,也被黄大年的科学精神所感动。7年间,他作为项目总负责人和首席科学家,带领他的团队攻关夺隘,在短期内突破国外技术封锁。因为他深知,真正的核心技术买不来,中国虽然拿到了新一轮世界科技竞赛的入场券,但必须牢牢抓住创新这个弯道超越的机遇。

  罗马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建成,黄大年十分明白这必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所以,他尤其重视教育与传承。黄大年的学生乔中坤介绍说,黄老师注重因材施教,对兴趣方向不同的研究生和博士生进行有针对性的培养和训练,千方百计让他们接触世界前沿技术,希望他们有一天能站在世界科学舞台上发出中国的最强音。

  黄大年对祖国的爱炽烈如火,为了中国梦这三个字,他和那些志同道合的归国科学家一样,像一滴滴水,汇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洪流之中。黄大年常说,他只是千千万万海归学者中的普通一员,有好多兄弟为了祖国的事业已经倒下了,但这并不能阻挡后来者前进的决心,看着中国由大国向强国迈进,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伟大时代呼唤伟大精神,崇高事业需要榜样引领。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的各行各业中,楷模不断、英雄辈出。这是国家之幸、人民之幸。

  每一位采访对象,都诉说着对黄大年发自肺腑的不舍。在采访过程中,他们都是说着说着就泣不成声。

  地球深部探测关键仪器装备项目第五课题负责人、吉林大学副校长孙友宏教授流着泪说,如今地壳一号万米钻机已在大庆安达创造了近6000米的亚洲科学钻井纪录,只可惜,大年再也听不到这振奋人心的消息了。

  一位出租车司机,这几年一直接送黄大年往返机场。听到黄大年去世的消息,他沉默很久,低声地说:我还想再为他做点事,他的骨灰回南宁吗?我知道许多车是忌讳运骨灰的,但我不怕,我想再送他最后一次。感动就是这么简单。任何人只要走近黄大年,都会被他一颗火热的心所融化。

  黄大年的离去,更让学生们悲痛万分,但他们并没有因此而意志消沉。我们在地质宫采访时看到,学生们都在实验室埋头钻研。7年间,他指导了18名博士研究生、26名硕士研究生,如今马国庆博士已接过了他的教鞭。

  头顶有祖国,心中有使命,黄大年把名利看得很轻。他的工作发言材料都是厚厚的十几页纸,但个人总结材料总是只有短短半页纸。学校催他申报院士,他轻描淡写地说:先把事情做好,名头不重要。

  他曾在微信群里鼓励大家说:没有深厚感情,就不会回来并喜欢上这块零下20多摄氏度的黑土地……幸运的是,回归母校与诸位知根知底的伙伴们为伍,一路走来开心愉快!走多远算多远,倒下就地掩埋。

  他如战士般的豪情,正是和平年代最缺少的英雄气概!

  俗话说,地球离开谁都照样转。但是,如果离开了黄大年,中国进入深地时代可能就要推迟好多年。在采访中,我们为黄大年取得的事业成就和对祖国的巨大贡献感到由衷钦佩,又为这样一位科学家的生命在58岁戛然而止感到万分痛惜。58岁,对于一位战略科学家来说,是最好的年华,还有大把时间任由驰骋。可他就这样走了!

  《我爱你中国》是黄大年生前最喜爱的一首歌,每当唱到深情处,他都泪流满面。我们翻开他的入党志愿书,找到了这一切的答案:做一朵小小的浪花奔腾,呼啸加入献身者的滚滚洪流推动人类历史向前发展,入党志愿书中的万丈豪情,让所有采访的同行无不为之动容。2009年,他回到母校工作后,第一件事就是向党组织申请恢复他因出国而中断的党籍。从中,我们更加懂得了他的初心、理解了他的坚持。

  在整理采访笔记的这些天里,《我爱你中国》的旋律常常在耳边响起,感动的泪水一次次夺眶而出,思绪像浪潮一样翻滚、像江河一样奔流。

  你虽然走了,化作一只百灵飞向了蓝天,但山川河流永远留下了你的足迹,物探领域永远留下了你的身影,党和人民心中永远留下了你的位置。

  你虽已走远,但我们不会停止怀念……

沪公网安备 31011402001193号